新聞中心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

如今的房地產市場,已是一群裸泳者的游戲

作者: ‖ 時間:2016-9-10 ‖ 來源: ‖ 點擊:1217

前言:

 

拋開身體所承受的因為旅途工具(如飛機、高鐵、汽車等)久坐的折磨,對于身體康健的人來說,身體本身對出差應屬接受范圍內。只是很多時候,出差時心理所承受的壓力要遠遠大于身體。心理的壓力再反映到身體上,就導致許多人對長期出差或者隨時“說走就走”的出差產生一種天然抵觸和厭煩心理。只是很多時候又身不由己,所以惡性循環。 

  

只是,對于大部分不怎么出差的人來說,看著某些人每天飛來飛去,動輒高級別酒店,心理還是頗有些小羨慕,覺得他們隨時可以一場隨時“說走就走”的旅行,殊不知對于當事人可能是一場“說走就走”的折磨也不一定。 

正文: 

  

這段時間,個人對于房產的關注遠遠超過了其他。俗話說,咸吃蘿卜淡操心,但是實際上這是一場遲早都會要發生的“中產階級陷阱”,無論你我,肯定將無一幸免。目前在網絡上各經濟學家都在對全國一線城市不斷出現的高房價、地王以及三四線的高庫存爭論不休。但是,可以說目前的輿論已經非常明確的在向一種一致的觀點靠近,那就是目前的房子已經超越了本身的居住需求的本質,房價已經超出了房產本身的價值太多,進而形成了一種“投資”的行為。這是一種“務虛”的充分體現,是我Dgov,銀行以及我們老百姓集體參與的一場“資本盛宴”。 

 

事出反常必有妖。如今的房市透露出的濃濃的投機氣氛,讓我想起了曾經的一次“傳銷”體驗。具體的怎么去的就不說了,就說一下到了以后的情況吧。 

 

時間是2004年十月一假期前一周,地點是山東煙臺某地兒,我的朋友叫Y,女生。幾年沒見,有些認不出了,比以前的她成熟的多了。她在路上告訴我說她和朋友一起在做電腦銷售。 

 

她們住的地方在一所普通的民房,六層小樓的三層,或者是第四層吧。進屋以后,眼前的場景讓我眼前一瞬間有一種“萬馬奔騰”之感。客廳還算是正常,只是在其中的一間臥室里,全部是那種塑料拼圖板做的底板,然后一堆堆的被褥整齊的疊放著,一個只有125平米左右的房子,竟然有八個人的位置。 

 

這是怎么回事兒? 

 

過了一會兒,陸陸續續有人回來,知道我是Y的朋友,都很客氣。然后中午吃飯的時候,我才見到了這群人的靈魂人物——大姐。大姐年紀約40歲,雖然看起來有些兇相,但是笑起來還算是正常。 

 

最讓我震撼的是在吃飯時,10來個人就在臥室里圍坐在一盆菜和一盆白米飯周圍,飯菜都是用洗臉盆盛的。有年齡小的逐一盛飯端到每個人面前,大家再坐好,然后異口同聲的面對大姐說:“大姐辛苦了。”大姐慈祥的笑了,不無威嚴的說:“開始吃吧!”吃飯時大家都不說話,吃完飯后都去安靜的把自己的碗洗完,然后睡午覺。頭一天晚上我可是站了一晚上過來來的,所以很快就睡著了。 

 

下午約三點鐘,就有人拿出了一個大黑板,掛在墻上,然后由一個小伙子出來授課。大致就是“如何以一個化妝品為媒介,讓更多的人參與到這個偉大的賺錢計劃里來,從而讓自己能夠達到級別攀升從而賺大錢”的路線圖。 

 

這個時候,我心理已經很篤定,這就是傳銷了。到了晚飯后散步時,我問Y說,你這就是傳銷啊,你怎么進入這里邊來了呢?Y很淡定的說,這不是傳銷,這是直銷,安利也是這么做的。我說你們這個是違法的,Y說國家很快就要同意了。我沒有任何辦法說服她。 

 

第二天,Y還有昨天的那些人,一起帶我去一個廢棄的民房里。地面上用磚頭和長木方簡易制作的長凳,我們到的時候里邊已經坐了男女老少不少人。這種場合,我即使做表面功夫也要做了,Y介紹我說是她男朋友(事先未通知),還讓我給這些人唱了兩首歌。我開始內心是崩潰的,后來想“既來之則安之”,看怎么能想辦法用幾天的時間把Y給勸回家。 

 

高潮來自于一個授課者。這個小伙一看就是農村的,小學沒畢業那種。穿著廉價的西裝,我打賭不超過100塊(還要加上領帶)。當他講課時,我才發現和昨天下午那個小伙子講的基本一字不差,原來他們就是靠這樣先背誦,然后一遍遍講和聽,最后在腦子里留下無法磨滅的印象。這就是傳說中的“洗腦”了!他的噱頭就是通過自己的努力,現在已經是開奧迪住樓房了,下邊人一陣陣的掌聲證明他的演講多么受歡迎。只是看著他一頭油性的頭發,以及隨著來回走動四處亂飄的頭皮屑,我的思緒逐漸抽離了! 

 

接下來我把這次奇異的“旅行”當做了一次探險。我和里邊的人聊天,發現他們有60多歲的農村老漢,還有剛退伍的士兵,最可憐的是一個16歲的小姑娘。兩三天下來,我聽了5次一模一樣的課程,和他們這個群體的很多人都混了臉熟。甚至,他們已經篤定我也已經成為他們組織的一員,即使開學也不會離開了。 

 

現在回過頭來再想,那套“課程”的確有含金量,他們最大的優勢就是不斷的吸引下線,產生的集群效應,讓頂端的人發財。安利和目前風頭正勁的WV直銷,就是靠這種模式。只是唯一的區別是,后者有真真切切的產品為依托(當然也存在暴利),而傳銷則是通過一瓶從未謀面但是價值3888元的洗發水作為媒介。 

 

 

這是一瓶多么神奇的“洗發水”啊! 

 

這個時候也許你已經很想知道最后的結果了。我某天獨自出去到網吧里在網上下載了很多關于“傳銷”非法的資料,然后去打印店打印出來。分發給同屋的人以后,他們都看了。當天下午,Y和我一起到海邊。看著浩瀚的大海,我說我要走了,你確定不走嗎?她說我不走,我再發展8個下線就可以成為B級別,實現我的理想。她說你走吧,小L(就是那個小姑娘)已經把我給她的資料交給了大姐,大姐也告訴Y必須讓我走。也許,她們還沒有發現如此難以說服的“下線”吧! 

 

其實傳銷的那一套之所以如此讓人容易著迷,其實最主要的就是那一套“安利直銷”的營銷理論卻是太誘人,只要有下線無限的發展下去,那絕對是可以到達“人生巔峰”的。只是,聰明如我,在進“組織”第二天時,就敏銳從根源上發現了傳銷的最大問題是:傳銷本身對整個社會產生不了任何價值。 

 

一瓶神奇的“洗發水”,我賣給你。你說好,然后你再賣給別人。就這樣一下下的傳下去。最初的頂端上的“洗發水”竟然一代代的生出了這么多同價值的“洗發水”。而我們從沒有見過“洗發水”,沒有用過“洗發水”。發明直銷的猶太人卡薩爾貝如果知道自己的銷售模式被這樣用,不知道會不戶氣的從墓穴里鉆出來! 

 

到現在,我們回到“房地產”市場,真相已然昭然若揭。市場自有其規矩,在Dgov和人民一起“合謀”造成的這場“房產盛宴”里,誰將是最后的“裸泳者”?首當其沖會是那些“投機者”,今天貌似身價突然上億的他們,或許明天就要血本無歸,接著就是BANK,再就是GOV。不要相信無辜的你可以幸免,因為這是一場全民盛宴,你無法逃脫。市場早就以自己神奇的手,再利用所有人的貪婪,挖出了一個“均貧富”的“中產階級陷阱”。 

 

你、我、他,均無幸免! 

 

很想知道:如今,大姐還在否?Y到了B級別,還是C級別呢?

無錫鼎軒建筑科技有限公司
地址:江蘇省無錫市新區長江北路106號麥庫大廈19樓
電話/傳真:0510-82444767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聯系人:張帥 13918553170
佐敦油漆銷售廠家 | 佐敦油漆(中國)有限公司 | 佐敦油漆銷售中心 | 佐敦油漆張帥 | 佐敦油漆張帥
Copyright @ 2016 無錫鼎軒建筑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:新視點
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